亡命之徒【一】

哦……之前忘了说……这篇的正文将采用沃里克第一人称,只有序章才是第三人称……

(其实写起来特别别扭)

-------------------------------------------------------------------

      我对于猜测诺克萨斯贵族阶层的趣味丝毫不感兴趣。毕竟所谓贵族,无非都是一群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家伙,视极尽奢华为家常便饭的那种国家蛀虫,没有点什么奇特的喜好才是对不起自己吧。

      开始的一切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这是和辛吉德一起策划的方案,打从一开始就没抱有什么胜算。然而那位诺克萨斯贵族真的答应了帮助我变回人形——通过收集星之子的血液。既然如此,我也有必要认真履行一下契约的内容了。

      “我的主人,从现在开始,我的身体与灵魂向您效忠,我的一切听从您的差遣。”

      我是这样说的。另外为了表达我的恭敬与虔诚,遵从着正统礼节,我用收回了尖爪的右手托起了他的,在上面落下缓缓的一吻。

      最先提醒我的触感是上颌的两颗尖长的裂齿,不过那时候我的样子,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应该是类似某种极致的深情。

      这完全不符合我的风格,不过没关系,贵族都喜欢这套繁文缛节和愚蠢的忠诚不是吗。不论他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而同意了我们的条件,我无意揣测这位不知是否和传言中一样精明的贵族的心思,反正无论如何,我都是这场交易的获益者。

      

      真正跟随弗拉基米尔回到诺克萨斯的时候我们之间的相处已逾一月。到达侯爵府邸则是某个深夜。他用来拧动门锁的钥匙显然有点迟钝,在这个枯燥的等待过程中我顺便打量了一下这幢房子……跟我想象中的很不一样。不过这时,门突然从里边开了。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似乎有个瘦小的身影挟风带雨呼啸般穿过门前庭院停在我们面前。

      “呼……呼…老爷?!真的是老爷!!谢天谢地您终于回来了…总…总之看到您平安无事真的是太好了!……”大概是过于激动的关系,她说话甚至断断续续的。

     然而我的第一个想法却是——

    【弗拉基米尔你家居然有个女人】

     不过仔细一看……

    【好吧只是个女仆。】

      一个看模样大约只有十五六岁的清秀女孩。

      不过这种隐约的失落感是为什么啊……挖别人的八卦就这么有趣?还是说八卦之心其实是人性中根深蒂固的一环了?

      我简直想对自己翻个白眼。

      也许是刚才我脸上的表情过于精彩,弗拉基米尔正盯着我一脸玩味地笑着。

      然而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那个女孩的情绪缓和了些后才注意到我,看起来似乎对自己的失礼有点尴尬,弗拉基米尔倒是不慌不忙地接起话题。

      “那我来介绍一下好了,”他说,“这是我们家的女仆梅琳。”

      “你好。”

      “您好!刚才多有冒犯万分抱歉!”那女孩慌张地鞠了一躬,语速飞快

      “然后这位是我们以后的管家,沃里克先生。”

      “诶?!”

       哦?管家?这么快就晋升了?听到他这样介绍我简直说不出来的浑身不自在,然后努力让表情看起来尽可能的友好。


      晚餐还算是融洽。期间我不动声色地观察到两人意义明显的神色——弗拉基米尔看起来十分享受的表情想必是因为梅琳的不知比我好多少倍的手艺,而那个女孩,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大概是有许多话想要问问她家老爷却因为我的缘故而犹豫不决。

       这意外寻常的一切让我感觉十分不真实。

       目前我的状态是“狼狈出逃中”。

       祖安认识我的人太多,风声若是走露到艾欧尼亚去,估计我下半辈又将成为活脱脱的悲剧教科书。

       诺克萨斯虽然曾经同我有过合作,毕竟我们现在没半毛钱关系,利益前提下被出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至于什么战争学院英雄联盟……烦心的事情多了,整天想着这些的话下半辈子不也成了悲剧么?

      然而我清楚地知道——虽然不是现在,但如果不考虑这些我根本无法活下去。

       所以再也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至于以后的事情……反正契约到期的时间还很长,我有足够的时间考虑去处的事情。

       然而唯一的问题就是——餐桌旁轻轻摇着高脚杯的白发男人——我想如果那杯子里是鲜血的话会更加适合他。

       直觉告诉我他是个聪明人,所以他为什么要帮我?

       他不可能不明白这后面牵扯的巨大的复杂的关系。

       临走前辛吉德再三嘱咐我要多加小心,我倒觉得没什么关系。至少现在,我还没有把他当做全面提防的对象……只是觉得这人,完全捉摸不透。

       

评论
热度(3)
© 失血黄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