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之徒【二】

       晴朗而寂静的夜晚,有些月光在地板上投出窗格的影子,有些恰到好处地铺洒在窗前人的白色长发上面。

       我突然意识到这一天很快就要过去。然而入夜许久,身体内已经再也没有那种翻涌不已的嗜血的冲动。

       这很好。拜托野兽的躯壳带来的困扰就是我所需要的一切,别的事情我不需要在乎。

       就只有这些吗?

       就只有这些。现在的我需要的一切不过就是个安身的地方。

    

      ”你的房间就在隔壁,我已经叫梅琳收拾过了。“在无视了我半晌之后,他终于开口下了逐客令。

       我端着烛台站在弗拉基米尔房间门口,连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不离开,也许是想找他聊聊,聊一些根本无关紧要的事情。这个时候,梅琳应该还在楼下忙着。

      “我们能聊聊吗?”

       他应该是默许了。于是我走近了一些。

       “你的房子看上去真不错……但跟我想象中好像有点不同……”刚刚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带着庭院的二层小别墅,虽然干净整洁环境宜人,不过在我印象中“侯爵”这种地位的人不应该是超牛逼的吗?府邸应该不知这种程度的吧?

      “哦?……还以为你要聊什么呢。”他这很显然是“我懒得说”的意思。

      “好吧…那梅琳?”

      “那孩子九岁开始就在这里做事了。”

      “……”

      “那么,你这是在逐渐试探我的隐私咯?”

      “不是。”我斩钉截铁地否认,不过仔细想想还真是很难排除这种可能性。

       毕竟除了传闻轶事中的那些浮光掠影,我对他本人几乎是一无所知。

       他表示“随便你”的样子挑了挑眉、

       但就是这么一个随意的带着点困倦的眼神,确让我感觉心脏突如其来地抖了一下。

      “那么晚安。”

       虽然这时我没有问出任何事情,不过第二天我就从梅琳那里得到了答案。

      “诶?我记得老爷起初的确是住在相当豪华的房子里呢,那时候家里仆人也多,不过老爷更喜欢清静一点的生活,所以后来慢慢辞退了那些仆人,卖掉原来的房子搬到这来了。不过买菜做饭洗衣服这种琐事总不能老爷自己来做啊,所以就留下了我。”

       她讲话的时候高兴都写在脸上。我看得出来她很喜欢弗拉基米尔。当然,是那种无条件信任与依赖的喜欢。

       所以这算是善举的一种吗?因为后来我了解到梅琳是个从小失去双亲的孩子。但要我说弗拉基米尔是个本性善良的人?恐怕我不能苟同,但也不知何处不妥。

     

       


      “

评论
热度(3)
© 失血黄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