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之徒【四】

没想到还有人和我一样记得这篇文原设定的那一篇,这真的是缘分啊缘分。

Evolmoreorless(希望我没有拼错)大大的身影也很久没看到了,但感谢她创造了这样一种可能性,也为我们这些后来人提供了帮助与灵感。

=============================================

      “哼,这群狂妄自大的家伙也终于懂得居安思危了么。”

        听到这声音我稍有回神,视线从眼前锅里火候尚浅的煎蛋上已开。弗拉基米尔正盯着今早的贵族日报,浅色的眉毛纠结地拧成一团。

      “怎么了?”

      “艾欧尼亚的常备军……规模还挺吓人的。啧……这消息来的可真是随便……”

       我将端着的盘子放在他面前的桌上,从他身后绕过时,略微瞥了一眼那上面的内容——贵族日报上最冷门的一个板块。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关注这种事。”

      “的确是,但这一次有种……说不出来的…预感,”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语气发生了明显稍带僵硬的转变,“ 说不定是哪家的小姐又对我暗许芳心了吧。”

       艾欧尼亚吗……我开始不受控制地想起一些事情,我脑海里与之有关的记忆总是弥漫着硝烟与炮火,瘟疫的灾难,染血的大地天空,耳边长久不散的生者的恸哭,死者的悲鸣。

       那时候的艾欧尼亚,连支正式的常备军都没有,俨然一副任人宰割的姿态。

       那时候我还年轻。

       那时候我还蠢得无可救药。

       每每回想起来,总能隐约看见双手还残留的,永远洗不掉的血污。

       

       突然下意识的回神,因为无可避免地察觉到一直落在我身上的视线——走神的时间有些长了,想的还尽是一些记忆深处的东西。弗拉基米尔收回研究着我的视线,开始尝试今天的烟肉卷。我仿佛同时从那几乎要将人层层剥开的目光和步步紧逼的痛苦回忆中解脱出来。坐在餐桌的另一边,仔细留意着那人脸上的表情。我注意到他的眉毛细微地皱了一下又立刻舒展开的过程,看样子是不怎么好吃,但他似乎还固执地打算吃第二口。

      “算了,”我攥住他的手腕把盘子拿走,“那么难吃就别吃。”然后把街对面早餐店买来的松油馅饼和杏仁茶搁在他面前。

       顺便尝了一口那份烟肉卷——说实话,在接触烹饪这件事之前我从未想过有什么事情会被我做的如此糟糕。

       而他就在那里一动不动地任由我跟自己较劲般地忙来忙去,脸上一直带着温和的笑意。

       温和中带着狡黠,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永远捉摸不透的人。

       比如他对连我自己都感到绝望的厨艺始终保有的不切实际的耐心。比如我们之间并没有过多受到主仆关系约束的平淡无奇的相处模式。比如在我印象中的诺克萨斯人从不做无利可图的事情而我却离奇存在在这里的原因。

      打住——真的可以了,这问题我想了太多次,从没想出过一个可能的答案。

       或许是因为我忘记了什么——


       等等,如果没错的话,锅里似乎有个被遗忘的煎蛋!?

=======================================

      ”今天不去领主馆吗?“

      ”今天不去。“他在沙发上做了一个夸张的舒展动作,我有理由相信这场面或许只有我和梅琳才有幸得见。

      ”今天可是商船靠岸的日子,下午陪我去集市看看。“

      ”那现在呢?“

      ”陪我下棋。“

       又来。我无奈地看着他“你就这么享受胜利的快感?”

       然而他完全无视了我的抗议支起棋盘。

       关于下棋这件事,虽然我自认为还不错,但从没赢过弗拉基米尔。

       每每想起,总觉得有种智商上的挫败感。

       期间在聊天中我了解到这个“商船靠岸的日子”指的是一年中唯一一次航行于各个海域不同航线的商船同时返回中央港口的日子。他们在陆地上办好所有交易内容之后,再重新开始长短不一的海上漂泊。而外来商品的集市,只是其中一个小小但颇受关注的环节之一。


      “得了,这盘又是你赢。”我在进行了各种可能情况的推算后果断拿下自己的国王阻止这场败局的继续上演。

      “你应该找个更厉害的对手,而不是整天为难我。“

       我正等着他拿什么样胡说八道的理由来劝服我,然而弗拉基米尔只是靠过来理了理我的领子,说”我们该出发了。“

       我的大脑好像有那么几秒处于不听使唤的空白阶段,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回房间去了,但他身上的气味还若有若无在我鼻子底下打转——那是甜杏仁的味道,像是他早餐喝的茶里的那种。

       我在想什么见鬼的东西。

       

       一想就停不下来。最初开始这个我认为的挑战性很大的工作时我进行过很多猜想,因为我不熟悉真正的贵族生活是如何,事实上我根本没可能熟悉不是吗。过去我的身份是还算出名的炼金师,虽然也出席过不少体面的场合,可那并不意味着我就得生活得如同我在正式场合上看上去的那么体面。而所谓贵族生活,按照我的理解,无非就是把一切简单的事情复杂化,用绝大多数应该自己来做的事情去刁难仆人。于是我不可避免地猜测在不久的将来我是否需要每天早晨为他准备半品脱玫瑰花瓣上的露水哦那听起来可真是够神经的,不如换一个实际一点的比如——我甚至不确定这位贵族是否需要一位仆人侍候他起居更衣——我完全无法想象自己理所当然地看着某人在面前脱了又穿的样子。(那场面太诡异了不是吗)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弗拉基米尔侯爵的起居完全自理,并保持着早起的好习惯,对食物也不甚挑剔,只要它们不像是我最初创造的那些比起食物更像是炼金废渣的惊世骇俗的东西。除了平时要处理领主馆受理的关于领地的问题,他的私人生活相对于我想象的贵族阶层来说简直是乏善可陈。

       是的,他就像所有我认识的普通人那样——生活习惯规律,饮食没有什么挑剔,不耽于各种娱乐,不对社交没理由地狂热,也很少摆出高人一等的架子——在他的身份和各种传闻轶事的衬托之下,他本人显得那样普通。

       但他又是那样该死的不可思议。


       我们的马车在黄昏的街道中穿行,透过楼房和树枝间隙的夕阳,断断续续在他的头发上洒下柔和的茜色光晕。


       我扭头看向窗外,担心在那过分美好的画面中迷失心智。

==========================================

存货差不多没了,接下来就要期末考了,所以可能更新不知道要等多久了真的是非常抱歉。【然而也没有人会看吧!】

我要去复习了(╯‵□′)╯︵┻━┻

祝武运昌隆

评论(2)
热度(1)
© 失血黄昏|Powered by LOFTER